首頁>科學研究>大熊貓繁育成果
大熊貓繁育成果
 

  成都熊貓基地自建立以來,堅持科研與生產相結合,建成了目前全球最大的圈養大熊貓人工繁殖種群,成為了大熊貓遷地保護的繁育中心。

歷史

  20世紀七、八十年代,邛崍山、岷山山系大熊貓棲息地的冷箭竹部分開花枯死,1974年至1983年期間,共有250只大熊貓餓死。成都熊貓基地(原成都動物園)的專業人員,積極參加了省林業局組織的調查搶救隊伍,深入受災第一線進行大熊貓救治工作,將病重的國寶送到成都動物園進一步治療。一方面,與成都軍區總醫院等單位的專家組成救醫小組,及時搶救來自災區的大熊貓,同時還舉辦“四川省搶救大熊貓醫務人員學習班”,培養大熊貓產區的醫護人員,並到大熊貓產區進行指導,普及群防群治基本知識,加強保護宣傳。從1974年至1993年,成都共搶救野外病、餓大熊貓63只,有75%經積極救治得以痊癒放歸自然棲息地。但是,由於救護個體健康狀況以及野外棲息地狀況,最終有6只在成都熊貓基地(原成都動物園斧頭山飼養場)進行人工飼養,這6只大熊貓中,3只雌性熊貓分別是“美美”、“果果”、“蘇蘇”;3只雄性熊貓分別是“強強”、“川川”(9號)、6號。
 

1111111.jpg

種群建設

  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是我國在大熊貓保護領域最早開展大熊貓遷地保護的主要研究機構之一,經過20餘年的發展,已建成了現存數量達113只的全球最大圈養大熊貓人工繁殖種群。


一、理念
  自建立以來,基地堅持絕不從野外獲取野生種群和以科技力量拯救保護大熊貓的根本原則,緊緊圍繞大熊貓的繁育,從增加大熊貓種群數量,提高大熊貓種群品質兩大方面積極開展科學研究以及科技成果的轉化應用。


二、成果
  依靠科技進步,通過重大科技成果的轉化應用,基地以80年代搶救留下的6只病、餓大熊貓為基礎,在24年沒有新增一只野外大熊貓種源的情況下,共繁育大熊貓116胎172仔,建立了現存113只的全球最大圈養大熊貓人工繁殖種群。
  特別是從2006年至2011年度,基地創下了自建立以來歷史最好繁殖成績。其中,上世紀80年代的“美美”以繁殖7 胎11仔成活8只成為超級“英雄母親”; 90年代後的大熊貓“慶慶”和現在的“婭婭”均以繁殖9胎13仔全部成活的佳績再創新的繁育記錄。
  同時,基地還長期致力於搶救治療野外生病大熊貓和幫助兄弟單位搶救治療、合作繁殖大熊貓,先後搶救治療數只野外生病大熊貓,並將治癒恢復健康的大熊貓放回原產地;通過向臥龍、寶興、平武、白水江、陝西等自然保護區和北京、重慶、昆明、西安、福州、蘭州、陝西樓觀臺珍稀野生動物飼養搶救中心等兄弟單位提供技術交流和支持、交換精液和個體的方式,成功搶救治療、合作繁育大熊貓,為增加我國大熊貓的數量,擴大大熊貓野外種群做出了突出成績,在大熊貓遷地保護單位中起到了良好的示範帶頭作用。


、此外,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在小熊貓保護方面也成績斐然,在小熊貓人工育幼、寄生蟲和犬瘟熱等傳染病的預防等多方面取得重大突破。目前基地擁有小熊貓76只,是全世界最大的小熊貓人工圈養種群。

繁育2.jpg 

關鍵技術


一、圈養繁育方面


1、率先解決了大熊貓“配種難”

  A、1980年首次使用顆粒凍精人工授精取得成功,通過人工授精技術,將大熊貓產仔率提高了11.2%;

  B、2000年細管凍精人工授精取得成功,首次採用細管凍精人工授精,(譜系號408)成功產仔;

  C、率先採用新的行為學理論指導,2004年成功培育出圈養出生本交雄獸“師師”;

  D、大熊貓排卵規律的新發現解決了大熊貓適時配種問題. 首次發現了麻醉對大熊貓排卵的影響;首次發現了部分大熊貓存在延遲排卵現象;首次發現應激對大熊貓排卵的影響;解決了大熊貓適時配種問題:適時本交、適時人工授精。


2、率先解決大熊貓“育幼難”

  A、1990年發明了雙胞胎育幼技術,使大熊貓幼仔成活率從30% 提高到70%;獲國家科技二等獎。

  B、2006年解決了大熊貓馴化擠乳難題,實現了通過馴化採集大熊貓初乳,確保大熊貓雙胞胎幼獸獲得足量初乳,使幼仔的成活率從70% 提高到了90% 以上乃至近年的100%,2006年基地更是人工育活了初生體重僅為51克的大熊貓,這是迄今為止全球繁育成活的初生體重最輕的大熊貓幼仔;
 
3、解決了大熊貓科學飼養問題
 

  建立了科學飼養方式:解決了大熊貓“發情難” ——過去所稱的發情難背後是科學飼養問題未解決;解決了大熊貓慢性腹瀉與營養不良綜合症(俗稱僵貓);解決了對圈養大熊貓健康危害最突出的疾病;使圈養大熊貓非正常排“粘液便”的頻率極顯著下降。


二、疾病防治方面

  解決了多個嚴重危害大熊貓健康的疾病預防與控制問題,包括慢性腹瀉與“僵貓”、出血性腸炎、輪狀病毒感染、蛔蟲病的預防、犬瘟熱的預防。
 

三、遺傳管理方面


1、解決了大熊貓親子鑒定與種群的遺傳管理問題。
  第一代親子鑒定——1999年DNA 指紋技術;
  第二代親子鑒定——微衛星技術, 全面開展了種群遺傳管理。


2、建立了大熊貓基因資源庫—為大熊貓遺傳多樣性以及物種保護建立起了一艘“諾亞方舟”。建成全球最大的大熊貓精子庫;建成全球唯一的大熊貓細胞庫;初步建立大熊貓幹細胞庫;建立了大熊貓組織樣品庫。

 b90f96424172b6fb55bc9ad1344754c4.jpg